製作背景​​故事

修理故事
與十萬支的「高爾夫人生」對峙的男人

日本有一句話說「一個人的人生經歷可以從他的臉上看的出來。」

這樣說或許有些誇張、但是在HONMA高爾夫工作33年專門負責球桿維修的若杉進先生說「一個人的高爾夫經歷可以從他的球桿看的出來」
從握桿的方式、擊球的方法、球桿的保養方式――。
每一位球友的這些特殊癖好和習慣、在他們手握球桿的第一天開始、便如同歷史般深深的刻劃在球桿上了。
例如在柿木球桿的全盛時期。
如果這支木製的柿木發球桿底部磨損了、結果金屬部分突出來而必須送修。
很有可能這支球桿的主人、是經常性的習慣以跟部來擊球、因為桿頭是打開的、所以應該要將桿頭轉向、用覆蓋球的方式來擊球比較好吧。
而不同國家的球友也有不同的特性。
例如韓國的球友、很多都是屬於熱衷練球、而且力量強大的。
因此、球桿的損耗也往往比日本球友快、更換桿頭或桿身的訂單也比較多。

現在、酒田工場的常駐修理要員共14人。
1個星期須消化的修理接單約200多支。
今年春天更在韓國代理店内設置了維修工坊、正式展開海外的維修工作。

「自己覺得好的修理、不算修理」若杉如此說。

写真1

球桿的修理、不是單憑自己覺得好就可以擅自更改的。
修理不是「取而代之」、而是「恢復原狀」。
一支球友用慣了的球桿、就算需要經過專家加以調整、但是對當事人來說它仍然是無法取代的。
所以球桿修理的過程當中雖然會建議客戶進行必要的修改、但是通常最後都會依照客戶的要求忠實的加以修理、這是若杉所率領的維修團隊的宗旨。始終堅持這項傳統的酒田工場維修團隊、其變遷史便由若杉進入公司開始直至今日、今後也將不斷的重複下去。

若杉1973年進入HONMA、他是最資深的員工之一。當年、大家在位於神奈川縣橫濱市鶴見區一間百人不到的工坊內、假日的時候便一起去旅行、共同建立起家人般的職場環境。
同年、日本的經濟在經歷了石油危機所造成的通貨膨漲之後一路持續成長、終於進入穩定成長的階段。
當時社會新鮮人的起薪大約日幣5萬元。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HONMA高爾夫製造的全套要價16萬元的球桿卻供不應求、對若杉來說、那是一個如夢般的年代。而當年、包含若杉在内、負責球桿維修的員工共有5人、當年還是基層員工的若杉所負責的、是一種將桿身的握把部分用皮革捲覆、又稱作「捲皮」的工作。當時的握把更換、橡膠握把都還不是主流。

Pagetop

從不銹鋼桿身到碳纖維桿身

写真2

若杉進公司不久後的70年代中葉、HONMA桿身的主流開始由不銹鋼轉變成碳纖維。

所謂不銹鋼桿身、顧名思義、就是用「鋼」製成的桿身。
更換桿身的時候、只要將連接桿身與桿頭的部份進行一定程度的加熱、黏著劑便會溶解、而桿身本身不會有任何變形的情況發生。
因此、不銹鋼桿身可以重複的由桿頭處抽拔、充分達到「再利用」的目的。

70年代中期、鶴見工坊第一次製作出碳纖維桿身的那一天、若杉的維修團隊們第一次見到了碳纖維桿身的柿木木桿。

而公司交付給若杉團隊的工作、便是要如何在不傷到柿木桿頭的情況之下、將這一支碳纖維製成的桿身完整的抽拔出來。如果做不到這一點的話、便無法進行維修和桿身更換。為了要讓產品能順利的上市、這是非解決不可的要件。
製作桿身的碳纖維、是由木炭抽取出來的纖維。它和不銹鋼不同、耐熱性較差。加上包覆碳纖維的樹脂遇熱會溶化、所以無法像不銹鋼一樣加熱後抽拔出來。
若杉團隊决定先從桿頭直接將桿身切斷。
柿木桿頭上仍殘留有桿身洞孔和洞孔內的碳纖維殘片。
若杉團隊將一支燒得通紅的鐵棒、慢慢地插進洞孔內。
黏著劑和樹酯遇熱後開始溶解、碳纖維則呈現焦黑狀。
而桿身殘留部分則縮小並且變形。
繼續將鐵棒放著不動、便會由柿木桿頭的洞孔處傳來陣陣燒焦的臭味。

燒焦的柿木不能成為商品。

整個過程的掌控相當困難。
經過多次失敗之後、他們發現將燒紅的鐵棒3次左右迅速的插入洞孔中、桿身便能達到剛好的變形。接著便是如何在不傷害柿木桿頭的情況之下又能成功的將桿頭與桿身分離。

他們用老虎鉗夾住從變形洞孔突出來的桿身殘片、然後雙手握緊桿頭用力拔出。而且如果不一口氣拔出的話、桿頸處便會留下被撕裂的桿身殘片。
但是、過度用力的話、則會傷到桿頭。和不銹鋼桿身可以
輕易更換桿身的年代比較起來、ㄧ下子之間便變成了需要高度工匠技藝的時代。

當時鶴見工坊的維修技師人數不到10人。
他們所負責的、便是其後大流行的碳纖維桿身的全部桿身更换工作。比起不銹鋼桿身的時代、更換1支桿身需花費2倍以上的時間。
加上球桿保養和調整角度等工作、全组工作人員ㄧ天能處理的球桿約20到30支。
修理室只能每天加班才得以應付。

Pagetop

柿木全盛期

写真3

HONMA靠著英文稱為「Persimmon 」的柿木木桿ㄧ口氣登上成功的階段。若杉進公司的時候員工人數才剛滿3位數、不知不覺中已經成長到數百人的規模、1982年製造部門和修理部門正式搬遷至山形縣酒田市。接著、又聘請了多位和現在的工廠長阿部和負責刨光的土井一樣的當地的技術人員。

柿木的時代、球桿會因為材質的質地和研磨的細微差異、呈現出獨特的個性。若杉說「那個時候製造和修理的技術都很低、都是憑著自己的手琢磨調整、才總算把工作做好的。」細密的桿面面向、桿面角、桿頭形狀的調整都是靠著將桿面研磨或是加入鉛片的方式來調整的。只要多削薄了1毫米以下、客人便會說「感覺不ㄧ樣了」。透過修理可以讓工匠的技藝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

有一則故事可以說明當年HONMA柿木球桿受歡迎的情況。有一位日本著名的職業選手、他每次都會將心愛的柿木球桿在比賽過後拿去更換桿身。如果是不銹鋼桿身的話、這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但是碳纖維桿身、就必須要將鑲嵌在桿頭内的桿身殘片用力拔出來。久而久之、柿木材質因為多次更換出現疲勞現象、桿頸部分開始出現裂痕。但是、即便是這樣、這位職業選手仍繼續在比賽中使用這支球桿、有了裂缝便用粘著劑修補。之後的某一年、他甚至還得到國内大滿貫比賽的冠軍。

隨着技術的革新、修理工程也改變了很多。

1970年代後半、當桿面表層開始由纸製纖維演進成碳纖維的時候、每當更換桿面的時候、原本輕易可以撕下來的表層、開始需要用到焊接器。桿面貼合之後用「鋸齒」刻上凹槽的時候也一樣、由於材質相當堅硬、所以鋸齒沒多久便不堪使用了。但是、更換桿面的頻率卻明顯减少了。

到了90年代、木桿材質由柿木演變成金屬、原本靠一雙手不管球桿規格如何都可以調整的時代一下子變成了「過去的美好時代」。雖說如此、但是只要改變埋在桿頭内的配重片的長度及重量、便可以改變揮桿重量的獨特技法、也只有本身擁有工廠的HONMA才能辦的到的。但另一方面、若杉的維修小組也開始感受到大轉變的時期已逐漸逼近的壓迫感。

Pagetop

由不銹鋼桿身到碳纖維桿身

2004年、HONMA高爾夫開始在店內設置「擊球分析儀器」。客戶只需在試打室內擊球揮桿、便能即時測出擊球角度、揮桿速度和旋轉量等、接著根據這些資料便能計算出彈道的方向以及飛行距離。過去選擇球桿最重要的是透過與客戶直接對話、或是憑藉銷售人員的長年經驗判斷、現在有了彈道測定儀器、透過科學的數據分析、便可以讓選擇球桿的正確性大大提升。

写真4

剛好那時候HONMA也剛推出採用4方向碳纖維製成的革命性桿身「ARMRQ」。當時在高爾夫業界、更換桿身和客製化的觀念正開始慢慢普及。

「柿木的時代、透過桿頭的研磨就可以進行球桿的調整。但是進入金屬的時代、能調整的主要是桿身的部分」若杉如此說。

由於桿頭無法進行調整、所以轉而更換桿身、從此更換桿身變的相當普及、而這也正是技術革新的必然結果。若杉的維修小組、便這樣由90年代的技術性專職修理的工匠、一變而成配合顧客需求進行更換桿身或是客製化的服務、也就是所謂的「球桿量身訂做」作業。2005年BERES一開始販售、便導入「五顆星高級訂製流程」、也就是將五顆星球桿完全採高級訂製的生産制度。自HONMA創業以來歷經半世紀之後若杉的維修小組與業務部第一次合作、成立了專門負責量身訂製的工作小組。

所謂的「五顆星高級訂製流程」、是指依照十幾個項目逐一的確認客戶的揮桿動作和要求之後、製作出就像柿木時代一樣的、完全屬於客戶個人專屬的「獨一無二」的球桿來。若杉們除了日常的工作之外、也開始與五顆星的頂級客戶接觸、在經過一項一項的認真確認之後、他深刻感受到與客戶直接面對面的重要性。

「我覺得這樣對客戶比較好吧!」

若杉停頓了一下、接著笑著說 「他們說想要打起來不同凡響的球桿呢」。

現在修理小組的工作地點遍布全世界。5月份在韓國成立的維修工坊、便是由酒田工場的維修人員一個月一次輪流前往當地進行日常的維修工作。以前修理要花上一個月以上的時間、現在已經可以縮短到最短3天。此外、酒田工場的維修人員也會針對香港的需求前往當地進行球桿的維修服務。對於海外的顧客該如何提供最即時的服務呢?・・・。這正是、若杉目前所必須面對的課題。

若杉見證了10萬支的「高爾夫人生」。

而若杉本身的「高爾夫人生」、在歷經25年的維修生涯之後、今後也仍將繼續朝世界一家的方向發展吧。

(修理故事/Fin)

*所屬部門或頭銜、登場人物等、皆為當時的狀況。

製作背景​​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