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作背景​​故事

研磨故事
荒野10人

越是困境、越能激發人類的無窮潛力。

写真1

創業數十年之後終於成功登上頂級球具製造商地位的HONMA高爾夫、其成長的初期、靠的是無數不怕艱難、勇於面對挑戰的年輕力量。

1982年4月、在剛落成的研磨大樓裡、10位新進員工整齊排列著。
只是、寬敞的工廠內、有的只是幾台新到貨的研磨機。

「今天起大家開始進行研磨的工作」

創辦人的一句話、對研磨一竅不通的10個人、 便這樣成了研磨工程的技術人員。
為了讓顧客100%滿意、製造過程必須付出100%的責任心。
基於創辦人的這一個理念、原本外包的研磨工程自然而然地逐漸變成內製化工作。
當時負責研磨的、便是現在的研磨工程負責人、年僅29歳的土井、與剛從高中畢業沒多久的9名新進員工。
其中最年長的土井也是剛從和研磨一點關係都沒有的建築界轉職過來的、他甚至連高爾夫球桿都没有碰過。
研磨機旁邊堆放著的、是裝載著研磨前的黑色鐵桿桿頭的箱子。

而這10位新手研磨師被要求的、便是如何打造出能讓高爾夫球桿如同工藝品般的研磨技術。
「當時真是不安啊。」土井先生笑著說。

「就像昨天發生的事一樣至今依然記憶鮮明。」

「如今都成了笑話了。」土井先生笑著說。

下游工廠的數名研磨技師來工廠指導了一個星期。
大家把技師們的話拼命的記下來、全神貫注的學習模仿、終於逐漸掌握到研磨的精髓。
之後、他們去轉包工廠研習了一星期。

在那裡研磨師是按件計算工資的。

技師們用飛快的速度將鐵桿桿頭磨得發亮、10個人都看呆了。
專心研磨的技師們用背朝著他們問「你們真的可以嗎?」

遇到困難會想放棄是稀鬆平常的事、但是他們没有。「或許是年輕和責任感使然吧!」10個人一回到酒田工廠、立即著手運用身旁的廢棄鐵桿桿頭進行研磨練習。

像輪胎一樣的研磨機用來磨鐵桿的細部時、會削的太厚、常常只想削這個部位、卻連其他部位也削掉了。
連自己的手都常常削到。
就連工作手套也很快就破損開口、摩擦的熱力甚至讓手指起了水泡。
為了帶上工作手套所以連繃帶都不能纏、礙眼的水泡便用針刺破。
每磨好一個、便用魔術筆將桿頭塗黑 。
就這樣數量不多的鐵桿桿頭、便這樣一遍一遍的被研磨著。

常常來巡視的創辦人看到那些桿頭、腳一踢說「這樣的東西不行!」。

其實、能讓高爾夫球桿成為工藝品的關鍵點、早已經深藏在這一群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他們的手中了。

Pagetop

朝完全的内製化邁進

写真2

在酒田、遲來的春天過後、很快的夏天便來臨了。

最上川的河面上波光粼粼、草木日益青翠茁壯。
兩個月前、毫無經驗的這10個人、在可以說是完全自學的艱苦環境之下、努力不懈的琢磨著研磨的技藝。
甚至比下游技師多花了一倍以上的時間來練習。終於、他們的技術純熟到可以讓商品上市而且完全不用擔心會有任何問題的程度了。

1982年6月、終於正式決定將商品依貨號不同分次進行内部化製造。

當時HONMA正在製造及販售的是稱作「FE」的系列產品、共有400、700、800和900四種類。
所以先從FE700開始、以外包的研磨好的鐵桿桿頭當做樣本、並以超越樣本、達到更高品質為目標、仔細的進行更精細的研磨。
還好他們不需要像下游廠商一樣被時間追著跑。

「請您把現在磨的桿頭插入桿身然後握桿看看、是不是覺得桿頭搖搖晃晃不太穩呢、如果是的話只要將這裡打磨一下就可以讓穩定性變得更好喔!」

每每創辦人來訪、研磨技師便會毫不猶疑地將自己的意見一一說出來。
土井說、其實HONMA的研磨技術就等於「HONMA理想」、原因是很多創作都是按照研磨師自己的意見去修改製成的。

艱辛的一年終於過去、 第二年的春天來臨時、又有27位新人加入了他們的行列。
原本錯誤百出的研磨工程、從一開始的粗糙砂纸、到細部的修飾砂布、到變成內部製造、完全不需仰賴他人、最後還發展成一整套的制度化流程。

由於讓多位職業選手獲得優勝的FE700系列大受歡迎、1984年、人數已經達到76人的研磨技術大樓不論白天夜晚持續工作。
從針對沒有力氣的球友所設計的「PRANCE」、到傾角調低2度成功達到更遠飛行距離、席捲日本的「PLUS 2」系列、HONMA持續推出受歡迎的商品。

「進入第三年、終於覺得自己的技術提升了。」土井說 。

意外投入全然未知的工作環境、最後成為主管的土井先生、想起當年進公司的時候所買的管理書、書中山本五十六的話「試著做給他看、試著說給他聽、試著交給他做、經常讚賞的話、任何人都能為您所用」、他將此格言當作自己的座右銘、認為自己應該以身作則、每天都應該謹守研磨技師的分際、努力向上勤奮工作。

其實我到現在都不太滿意耶! 不能做得更好嗎? 真的不能做得更好嗎? 只是一直這樣而已。

創辦人最初希望將鐵桿的研磨技術提升成工藝價值的想法、已經在這些繁複、不輕易妥協的研磨工程中具體實現了。

Pagetop

滿足職業選手的需求

写真3

「這個、可以另外處理嗎?」

研磨團隊成立2年的時候、當時的酒田工廠長、手上拿着一套鐵桿過來。
一問之下才知道是國內一位知名職業選手的球桿。

「請把桿頭刃部削的尖一點。」
「請把桿頸形狀削深一點。」

此時的研磨部門早已經過了拼命學習的時期、技師們個個都身懷絕技、但是對於專門用語和抽象的形容詞則仍摸不著頭緒。
削完了被說 「削的不夠」、但最後又被說「削太多了」。

就這樣不知道磨了多少球桿之後、終於磨出了讓那位職業選手滿意的鐵桿來。
像這樣努力配合職業選手需求的工作、現在也已經是研磨團隊的重要工作之一了。

HONMA和橫田真一等的一些職業選手簽有合約 。
就像跑車一樣、不論哪一家廠商、簽約選手所使用的球桿都會根據需求進行各項調整。

這些調整數據、從基礎的仰角或是總重量等、到桿底形狀、桿頸形狀等一些細微的地方。
而且有時候有些調整不能單憑數據。

「需要多少、為什麼需要、只有選手本人才會知道」研磨團隊中負責選手的球桿加工的渡邊苦笑著說。

負責職業選手的若林、他會在聽取職業選手的要求之後、將桿頭的草圖畫出來並且加上解說、然後找來酒田工場負責開發的諏訪、透過 「專業解說」邊著手調整。
渡邊的公文夾裏、裝滿了各式各樣的數據資料、上面貼滿了手寫的「絕對不可遺漏」字樣的便條紙。

勝利的黄金定律是視職業選手的人數多寡而定。

為了要讓挖起桿擁有如同鐵桿一樣的旋轉數、有些選手會要求在桿面做車床加工、也有些球手會要求將桿面溝槽做到規定內的最寬。
而職業選手之間也有流行存在、例如在大约20年前、流行的是銳利的桿頭刃部和將趾部重量削減的做法、到了大约15年前則流行桿緣底部平一點的作法。
偶而也會直接在模型上微調、這些要求大多可以透過研磨來加以實現。

「也有可能試過10套以上仍然不行」、雙方的協調配合是極其緊密的。
所以簽約選手獲勝的時候的喜悅和感激、是無法用言語表達的、土井這樣說。

當然這些調整在業餘球友身上也同樣適用、可以將其運用在商品上。

幫職業選手調校球桿是極其寶貴的市場經驗。

Pagetop

永無止盡的技術研磨

写真4

2004年10月、早上的開發會議中、副工廠長諏訪、把一個剛剛試作完成的BERES 90鐵桿桿頭的鑄模放在桌子上。

「我們想做這個、土井先生、能完美的打磨出來嗎? 」

那是一個從凹槽末端到桿底、剛好浮現出商標B字的肉厚設計鑄模。
(這個.・・・.這真是研磨的一大考驗) 土井拿起那個鑄模內心吶喊著。

那是一個將厚度集中在擊球點正後方、可以用來降低重心、讓人忍不住期待用它擊出銳利彈道的完美設計。
外觀上還有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浮出的商標設計。但是對於研磨師來說卻是極難的工作。
浮起來需要刻上商標的地方、研磨前是一條溝槽的狀態。
如果削得太多、便不能完美上色。
特別是用來裝飾商標的尖銳的雙翼、一磨就受損。
也就是說要將這個和丘陵一樣高聳的頂點、透過研磨使它完美呈現。

「真的很想把它完美做出來啊!」

就像諏訪所說的、平凡的設計是無法達到進化的。
HONMA的宗旨不就是要向困難挑戰嗎。
土井連同其餘數名員工、開始了樣本的研磨工作。

「真的是小心謹慎、躡手躡腳的進行雕削呢」、土井回憶說。

但是、想要了解箇中奧秘、唯有親身去感受才行。
呈現出來的「外貌」、很像傳說中的PP-737和初期的Twin Marks。

「那真的是很久以前的事・・。」

土井想起了很多過去赤手空拳進行研磨的日子。

写真5

901的單層構造傳統造型、不只吸引長年愛用HONMA的球友。
既使現在流行的是雙層構造、但是職業選手使用的比率仍然很高、它是屬於行家級球友會喜歡的款式。
對於這些擁有自我風格的高水準球友來說、光擁有美麗的外表是無法滿足他們的。
在進行901的打磨時、即使是擁有精湛技術的技師、對於桿面邊緣和邊角等细節部分也一定會特別小心處理。

現在的HONMA會根據產品的特徵將一部分的打磨工程委外處理。
雖說是時代的潮流所致、但是對酒田來說卻意外的促成了一件極為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培養承包商的技術、使他們成為我們的“強勁敵手”。

酒田工場當然擁有許多獨家的打磨技術。

但是當過去的「荒野10人」一旦變成「高傲10人」、其技術水準就會在達到一定水準之後停滞不前。
酒田的技師們都以他們的技藝為榮。土井充滿自信的說。

「當您拿起901、便能感受到我們的驕傲。」

(研磨故事/完結)

*所屬部門或頭銜、登場人物等、皆為當時的狀況。

製作背景​​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