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作背景​​故事

電鍍開發的故事
電鍍之神

BERES MG701系列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發現、BERES MG701系列的凹槽、不同的等級會有不同的電鍍顏色。

1S是氧化銀般的黑色、2S是淡黄色、3S是粉金色、而4S和5S則是鮮豔的金色。
HONMA是少數電鍍加工採內製化的廠商之一、能做到這一點、主要是因為能巧妙的將其特性發揮到極致的緣故。

HONMA的酒田工場、有一位被稱做「電鍍之神」的人物。
他便是工廠長阿部直樹。

酒田工廠開始導入内部電鍍加工的時候、他受聘為該項目的總負責人、那已經是22年前的事情了。
HONMA的球桿之所以被稱作「工藝品」、完全是因為他耗費了35年的時間努力研究開發電鍍技術而來的。

写真1

阿部是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中接觸到電鍍的。
原本對機械便有著濃厚興趣的阿部、在他的故鄉山形縣鶴岡市的一所工業中學畢業後、來到東京的某巴士公司擔任工程師的工作。
當時正值觀光巴士的全盛時期。
他和其他年齡相彷的工程師一起度過了愉快的都市生活。

「當時有很多漂亮的女導遊、 真的是很開心啊!」、阿部笑著說。

但是、在東京工作了幾年後、在鶴岡的雙親寄給他一封「回鄉下來吧!」的信函。
阿部當下並没有馬上回去、但是幾年後終究還是敵不過父母親的苦苦哀求、終於返回故鄉。
當開始找工作的時候、阿部心裏想、在鶴岡能找到什麼樣的工作呢?
正當他這樣想的時候、傳來東京某餐具製造商將在鶴岡開設工廠的消息。
而且聽說工廠動工之前必須先到東京實習。
阿部便在連到底是怎樣的工作都不知道的情况之下、便趁著這個「好時機」轉職了。

在餐具工廠的工作、最初是由製造工場開始的。

輸送帶吊著的白色盒子浸泡在液体裏。
從液體中升上來的白色盒子、鍍上了金色的邊。

「為什麼浸到液體裏、就會鍍上金色的邊呢?」

由於工程師本身的習性、讓阿部對電鍍產生好奇心。
之後的2年、他白天在電鍍工廠工作、晚上則到技術學校學習電鍍的技術。

工廠搬到鶴岡之後、他便被拔擢成電鍍工程的負責人。
在那裡阿部學會了運用電鍍進行工藝或裝飾的技術。

「本公司決定將工廠的電鍍作業採內部製造管理。想邀請您來擔任總負責人」

當時的阿部37歳。
他也開始打起高爾夫當作消遣。
高爾夫廠商的工場在距離鶴岡不遠的酒田。
阿部依電話所說的拜訪了那家高爾夫廠商。
工場裏連一項電鍍機器都沒有、他們說要從零開始。

「什麼時候可以開始工作呢?」

忽然被這樣問、阿部唖口無言。
但是、同一時間、工程師的好奇心又發作了。

「我回去和公司說說看」阿部很快就決定了。

Pagetop

從零開始

當然不用多說、那家要將球桿的電鍍技術進行革新的高爾夫球具製造商便是HONMA。

當時能提供给阿部的、就只有位於工廠內一棟空無一物的「電鍍工程大樓」。
他們跟他說、在那裏將會設置比之前外包的電鍍處理能力強3倍的電鍍設備。

写真2

如果根據那樣的處理能力去推算這套設備的大小、約需要將30個U型細長的槽連接起來、也就是需要長度約20米的大水槽。
所謂水槽、是用來盛裝浸泡桿頭的電鍍溶液的設備、前前後後為了去除桿頭的雜質需要用到好幾個水槽。
水槽的高度為1.4米。每個水槽内都插有5支長1.2米的棒子、而每支棒子分别有20個分支用來插上桿頭、並且加以浸泡。
將梳子狀的棒子倒插之後集结在一起、在運作的時後、那些棒子會從一個槽升上來再移動到另一個槽去。也就是說、工廠的天花板高度至少需要比水槽加上棒子的高度還要高。
而且、再加上需要有將棒子升起來的馬達裝置、所以天花板的高度需要有4米。

可是、大樓的高度差了數十厘米。

於是阿部將地板挖深50厘米、並且改建成可以防止電鍍溶液漏出大樓外部的碗型設計。

設備裝置好後、終於開始運轉測試。
阿部將桿頭裝到棒子上、打開電鍍工程運行的總開關。
整個過程約需2小時。
阿部不停的在工廠踱步、等待着電鍍完成、同時心裡想著「效果到底如何呢?」

酒田工場最初的桿頭電鍍工程、電鍍桿頭出現了色斑。

除了邊緣部分外、凹槽等繁複的部份都没有電鍍到。

阿部心想「如果將電流加强呢?」

於是他把通過電鍍溶液的電流增强、再度挑戰。
可惜這次桿頭的邊緣部分燒焦了。

他又想「那麼、 拉近電擊的距離試試看吧!」

他將水槽內的電棒和裝上了桿頭的棒子之間的電擊距離盡可能的拉近。
但是由於那5支裝了桿頭的棒子是從1.2米的高度降下來的、所以它們進入水槽之前會產生搖晃和暴衝。

這一次、終於成功完成電鍍。
之後、為了將搖晃的情況降到最低、阿部將電流棒改良的較粗一些、終於完成電鍍設備的調整工作。

為了達到商品化還需要再仔細確認才行。
他們將電鍍好的桿頸部分儘可能的扭曲來進行剝離試驗、試試看電鍍會不會剝落。
但是、電鍍一受到壓力、便「啵!」一聲、剝落了。

阿部心想「是否電鍍前的準備功夫做得不够呢?」

於是他在電鍍前小心的進行清洗工作、這一次终於成功地通過剝落測試完成電鍍。

「可以量產了……」

阿部心中充满了感激和成就感。
此時距離阿部初到酒田工作才不過4個多月呢。

Pagetop

HONMA的鍍金

在全世界的高爾夫球具製造商當中、有兩項技術是惟有HONMA才辦的到的。
其中之一便是將桿頭鍍金的技術。

說的再詳細一點、也就是在原本為了達到耐久性的鍍鉻桿頭上再鍍上一層金、並且加以量產的技術。
將球桿由運動用品提升至藝術品的領域、令球友們夢寐以求的HONMA鍍金球桿、便是在經過無數次反復試驗之後才得以成功的。

写真3

1984年、阿部沒有待在剛完工的電鍍大樓裏、而是埋首於其他的地方。
為了了解當鐵桿桿頭埋在土裡或砂石裡時、桿頭的電鍍到底需要多厚才能擁有足夠的耐力、因此必須用噴砂器(將細沙噴附的機器)加以測試。
他將其他公司的鐵桿桿頭一個一個放進噴砂器、計算幾秒後電鍍會脱落、然後將结果紀錄下來。
接著、他又將HONMA各種不同電鍍厚度的鐵桿桿頭放進噴砂器、同樣也將電鍍的脱落時間紀錄下來。
他默默的重複著這個單調的工作、終於、他找到了所有商品中最具耐久性的鐵桿桿頭電鍍層、然後將它往上加大一個厚度、並以此作為HONMA的基準。

鐵桿桿頭的電鍍是由銅、鎳、和一接觸到空氣便會形成保護膜的鉻、這3層組合而成的。
HONMA一開始也是生產這樣的3層電鍍鐵桿。
隔年因為美國的市場協議的關係、日元匯率急步走升、政府開始實施低利政策、日本經濟走上了前所未有的股票・土地全面泡沫化的時代。
對於時代的轉變有著敏銳嗅覺的HONMA創辦人、開始下令阿部製作「鍍金的鐵桿桿頭」。
但是、因為鉻金屬本身的保護膜的特性、就像水跟油不能相融、所以要在上面鍍金談何容易。

「不可能」

根據電鍍的常識、阿部這樣想著。
但是、他擁有技術員特有的驕傲。
他開始著手調查各項文獻。

正當他萬念俱灰的時候、突然想起曾經看過的一本小册子、阿部因此覺得似乎發現了曙光。
那是「筆鍍」的介紹。

所謂的筆鍍、就是將捲覆毛巾的棒子浸在電鍍液裏、然後一面讓正電通過毛巾、一面讓負電通過需要電鍍的一方、重複數次讓電鍍層包覆毛巾。
如此一來、便可用帶有酸性的筆將鍍鉻桿頭的部分進行溶解、然後在上面鍍鎳、最後便可以鍍金。
但是、筆鍍必須要靠人的手一筆一筆的鍍。
將一個桿頭完全鍍金、需要花上20分鐘。
鍍金是一項需要謹慎和集中力的工作、一天內一個人最多只能做十幾個桿頭。
好不容易終於達到數人的生產體制了、隨著鍍金桿頭的需求增加讓產能不斷的向上攀升。

「可以筆鍍的話、就一定可以量產才對。」

阿部如此深信、於是他在研究室的一角設置了一個小水槽、搜集了各種不同的酸性化學物、在工作空檔進行量產實驗。
他不斷改變酸的濃度、混合的比例、處理的時間、並將各種組合進行測試再將結果詳細的紀錄下來。
把測試中外觀較好的桿頭放進噴砂器再試驗、結果卻無法持久。如果酸性太強雖然可以將鉻溶解乾淨、但是又會讓球桿留下污漬。
經過數月認真思考之後、終於、阿部找到了最佳的酸度、濃度、處理時間以及絕妙的黃金比例。

「總算辦到了。」

阿部由原先的寡言男成了笑臉男。

「生産量由一天數十支變成了一天2,000支。」

這時剛好是1992年、也就是泡沫經濟的高峰期。

Pagetop

消失的10年

写真4

1970年代、HONMA高爾夫以日本國內知名職業選手及業餘高球好手為中心、品牌愛用者越來越多、到了1980年代、更趁著泡沫經濟、開始以富裕階層和上班族為中心、逐步擴大市場。

HONMA高爾夫的成功可以說是歸功於卓越技術力之所賜、此外靈活的市場策略也功不可沒。

木桿、堅持採用經過修飾打磨、光滑到讓人捨不得使用的超完美柿木木桿。
鐵桿、在成功量產鍍金球桿的同一年、成功導入了透過星號幫球桿分級的制度。
阿部發揮在西式餐具製造公司磨練出來的工藝技術、將球桿依等級不同施以不同的鍍金。
其中「LB-280」鐵桿、為了達到更遠距離、特别將臥角做的比舊款少、而且為了讓握桿時手感良好、更巧妙的將刃部打薄、讓它成為具爆炸性的超強商品。

超高性能的鐵桿加上藝術性、就像當時的高級車一般、五顆星球桿火速銷售一空。
當時上班族之間流傳著一句 「總有一天一定要用HONMA」的口號。

鍍金系列的生產線隨之擴大、業務蒸蒸日上。

但是、90年代初期的泡沫經濟崩壞、在持續數年之後、高爾夫市場終究還是受到影響。
特別是生產高價球具的HONMA所受到的影響、比其他廠商來的大。

首先、不銹鋼材質的導入使得柿木球桿的受歡迎程度大大降低。
而且HONMA又比其它公司晚了1年才開始、雖然HONMA也由柿木改為不銹鋼、但是市場結構卻早已改變了。

再加上市場對球桿的需求倒退、市場上開始出現許多廉價的新興品牌。
但是、HONMA的品質和口碑並没有衰减、只要提出適合市場需求的價格策略就能創造佳績。
HONMA為這個消沉的市場注入了火花、並且不斷推出新的產品。
在日本「消失的十年」的經濟中、HONMA的價格和生產的齒輪漸漸陷入不協調的狀態。

於是HONMA的高價鐵桿、開始由日本國內轉而銷往海外。
1992年、HONMA藉由LB系列的首賣、開始在韓國及泰國等周邊的亞洲諸國受到熱烈的歡迎。

由於日本國內需求的低落、HONMA開始從日本的HONMA轉變為世界的HONMA。

在這個重大轉變的同時、阿部仍一個人不斷的的琢磨著電鍍技術。

日本人喜好的的電鍍裝飾為何呢?

海外又如何呢?

符合HONMA獨特的雙色調電鍍的設計為何呢?

在酒田工場研究室的一角、BERES正慢慢成型中…

Pagetop

追求極致的電鍍

写真5

「光金色電鍍是不够的、日本人终有一天會膩的」

喜歡追求新鲜事物的日本人、光金色電鍍是不會滿足的、阿部相信那一天一定會到來。
所以工作之餘便開始着手研究各種不同的電鍍方法。

因為電鍍是被離子化的金屬所吸附的沉積物、所以只會呈現出金屬的顏色。
這其中阿部又做出了黑色和红色好幾個種類的樣本並且一一保存下來。

2004年、全新系列BERES正式登場。

會將重點商品「Twin Marks」加以改變、對HONMA來說是一大賭注。

必須挑戰向前所未有的電鍍方法。
從一顆星到五顆星的電鍍顏色都必須改變。

酒田工場的研發人員開始著手對他們不熟悉的女性時裝雜誌進行了解、也參考了名牌店內包包的金環、皮帶、耳還和戒指的顏色。
當時粉红色系、金色系、黑色系和銀色系是受歡迎的主流。

他們準備了十多種符合這4種顏色的電鍍液、開始着手試驗。
以銅為主成分的電鍍雖能鍍出美麗的粉红色、卻會像「十元硬幣」一樣、時間一久就會變色。
但是一塗上防止變色的保護層、又會失去最重要的金屬光澤。

試驗從開始到這裡已經過了3個月。

最後終於決定推出24K金的金色系、14K金的粉紅色系、鎳合金的黑色系和銀色系。
但是在嘗試進入量產的時候、複雜的雙層構造因為表面積很寬、BERES的凹槽處出現了顏色不均的情况。
因此立刻將電鍍液的成分濃度、電流値、温度、攪拌條件和工具機的方向等、經過好幾次的改變試圖找出颜色不均的原因。

阿部將结果逐一對照。
結果發現會發生颜色不均的是24K金以外的合金電鍍部分。

合金電鍍因為是不同的金屬混合而成的、所以不同溶液的濃度多少都會有些誤差。
只要將誤差降到最小就可以了。
答案其實很簡單。

但是如此一來每次電鍍的時候都必須將溶液的成分進行分析和調整、要量產談何容易。

阿部們每次電鍍的時候都會把數據紀錄下來、因而儲存了大量的數據。
他們驚奇的發現只要些微的濃度不同便會使顏色不均勻、於是他們開始針對這點著手進行電鍍設備的改造。

最後在桿面背後做出B-mark的雕刻、 終於完成了BERES的電鍍開發。
大半生從事電鍍工作的阿部、將他的技術全數傾注於BERES中。

當您手握BERES鐵桿時、務必請您仔細確認不同等級球桿之間顏色的不同及其優美程度。如此美麗的金屬顏色、完全是堅毅不饒的酒田工匠們的心血結晶。

(電鍍開發的故事/完結)

*所屬部門或頭銜、登場人物等、皆為當時的狀況。

製作背景​​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