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作背景​​故事

MG702開發故事
HONMA中心思想的轉變

「社長、請問是否有加入日本高爾夫協會的打算呢?」

写真5

在HONMA新經營團隊的記者發表會上、記者向東社長提出這個問題。

「我們會慎重考虑的。」

2006年3月、HONMA的組織重建開始不久。
當時東社長的腦海裏正不斷的思索著、今後要如何將必要成本和非削减不可的成本均衡調配。

HONMA自創業以來便一直居於業界的領先地位。
之所以如此、正是因為HONMA始终不隨波逐流、永遠有令其他廠牌驚豔的嶄新開發。
這是創業以來公司經營的基本方針。

HONMA是唯一的一家不隸屬於任何財團的高爾夫用品製造商。

事實證明HONMA確實具有先知卓見。
它成功開創了一個令日本上班族夢寐以求的黄金時代。
但是、驀然回首、追隨者卻成群結隊加快腳步追趕過來 。
再加上泡沫經濟的崩壞――。

使得原本在戰場前線的孤傲的狼、不知不覺中竟逐漸迷失了方向。

「但是、這不就是HONMA中心思想形成的原因嗎 ?」東社長不斷自問著。

讓我們把話題拉回到一年前。

2005年6月、HONMA高爾夫酒田工場、正開始進行即將在秋季發表的BERES系列主軸7系列的第二代產品的構思製作。
剛好公司內部正經歷高層的變動、所有因素都意味着改變的時候到了。

剛就任營業部長的松田、經常在公司內宣揚「製造產品的第一步、必須從顧客的觀點出發」的理念。
這個理念在開發會議上廣為同仁門認同和接受。

写真1

「高爾夫人口正逐漸高齡化」
營業部的栗川說 。

「TWIN MARKS MG460之所以受歡迎是因為打得很遠。其實顧客也同樣希望鐵桿可以達到遠距。請製作出一般球友能打出更遠距離的鐵桿吧。」

開發部門負責鐵桿開發的佐藤開始認真思考。

此時既易打又能達到最遠距離的超級鐵桿MG701才剛製作出來不久。
還要改良什麼、才能製作出更遠飛行距離的鐵桿來呢?

更低、更深重心・・・。

正在沉思的佐藤的肩膀被開發部長諏訪拍了一下。
「難得和營業部一起構思新概念、加油!」

會議结束後、佐藤對著繪圖本、開始將心目中能超越MG701、可以打的更遠的鐵桿描繪出來。
諏訪開始著手寫起企劃書。

「既易打又能達到遠距的鐵桿・・・根據營業部栗川提案・・・」

之後開發部開始不知不覺的將「栗川」的名字、當成營業部和開發部共同合作開發「MG702」鐵桿的代號。

Pagetop

栗川計畫開始

写真2

新鐵桿的基本概念決定了。
那是「輕鬆打出遠距」。

要達到遠距、第一步便是讓桿面倾角減少。
就像網球的「攔截」和「殺球」的不同一樣、球桿接觸球的那一面越垂直、球就飛的越遠。
因此、新鐵桿的的基本設計桿面倾角比MG701少了1.5度。

再加上將桿心面距做的比MG701大、提升了將球向前推出的力量。
一般將桿頸彎曲、桿頭比桿身後面的構造稱為「鵝頸」、此次特別將鵝頸的度數儘可能的做到最直、做出擊球的同時幾乎是直接打到球的設計。

但是、只是這樣仍然不足。
因為球打出去的角度比較低、球著地後是以斜角切入的所以會在草皮上滾動 。

也就是說即使好不容易將球落在洞口附近、依然有可能滚到别的地方去。

此外、雖然構造上確實能達到遠距、但是中鐵桿和長鐵桿、要漂亮擊球還是得靠球友的腕力。

而且對一些擊球時桿頭延遲的球手來說、較直的鐵桿反而會導致準確擊球的難度增加。
因此造成打出右曲球的頻率增加。

如果要將新鐵桿設計成和MG701具有相同擊球角度的距離、要怎樣做才能達到更遠距離呢?
就像鐘擺的原理一樣、桿頭的重心越低、球打遠打高的力量越大。
超越MG701的超低重心設計的全新鐵桿――。

「20多年來難度最高的挑戰」

佐藤回憶說。

把MG701和MG702的桿頭拿在手上比較一下、您便能會明白佐藤設計的真髓。

縮短了的桿頸、光滑紋飾的寬闊桿底、桿頭跟部令人印象深刻的V型開口、較細的桿面前緣、業界首創凹槽部分的雙重滾邊設計・・・。
流體力學所無法呈現的品味、在這裡一次完美展現。

在開發部的工作室裡、佐藤在素描簿上振筆急揮。

其腦海中的球桿影像、正逐漸轉化為點線面浮現出來。
帶著藝術家性格的佐藤、就像將原已存在的圖像畫出來一般。
他將與諏訪都喜愛的作品製作成樣本。
他將MG701的原型用焊接器加上鉛、再用銼刀進行雕削。
進行工程的微調整工作。

在HONMA、樣本的設計製作都是以純手工作業、之後再以CAD做出圖面的獨特方式進行的。
這樣做的好處是可以將設計在現場立即加以驗證、同時將電腦做不到的開發者的直覺具體實現。

2006年冬天即將結束前的某個寒冷夜晚、在歷經無數會議與辛苦、辛勤熬夜加班的日子後、佐藤終於製造出了MG702的樣本。

Pagetop

再次由零出發

写真3

佐藤費盡苦心完成的MG702樣本、卻在第二天因為一場意外消失殆盡。

不單只是佐藤的樣本。
如同酒田工場的大腦一般的開發部的許多物品、都在短短的數小時間內化為灰燼。

第二天、工場召開緊急集會、開發部長諏訪不自覺的在全體工場員工面前熱淚盈眶。

受到諏訪男兒淚的感召 、全體員工都誓言要讓工廠儘速恢復。

決定在1年後開始販售的MG702的開發工程、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
佐藤沒有時間嘆息、於是他立即著手重新製造樣本。

因為連說明書都一併失去了、所以佐藤只好憑著記憶中的數值和設計、
將鉛鑲入桿頭鑄模中再用砂紙打磨、將樣本再次製做出來。
只花了兩天的時間、他便把樣本製做出來了。

桿心面距比MG701更大、桿面傾角少了1.5度的MG702、為了達到更加低深重心的目的下了很多功夫。

「和重量的戰爭」佐藤回顧說。

桿頭的總重量一旦決定、接著就是如何在不改變重量的情況下、改變重心的位置。

「這裡削個幾克、重心往哪移幾克」、這些都是發揮獨家專門技術的部分。

首先將桿頸縮短3mm、藉着改變桿身與桿頭接觸面積、桿頸的重量便能減少數克。
更提出了業界首創的跟部雙縫設計。
經過各式各樣的裂縫數測試、終於試驗出能同時兼顧美觀外型及優越性能的最佳雙縫設計。
運用這樣的減重策略將重心位置移向桿底。

從桿面下緣部分到重心位置的重心高度調低了、再將桿身軸線到重心的距離延長。這樣可以同時提升擊球角度及飛行距離。
並且、透過將桿底的寬度局部擴大、來達到提高安定性和調整甜蜜區的目的。

但是、桿底的寬幅擴大會令球桿與地面的摩擦面積隨之增大、球頭在拔抽的時候會受到阻礙。
所以、佐藤們提出了在桿底後方加上裂縫的設計。
這個設計不單使摩擦面積減少、使桿頭滑動順暢、更成功達到重量轉移的目的。

另外、MG702還有一項特徵。

就是凹槽部分的雙電鍍版設計。
為了調校出最佳的甜蜜點、佐藤將凹槽的內壁厚度調整為上部1.9mm及下部2.3mm、並且於分界處以富設計感的上下不同電鍍版加工。

「MG701是直線設計、而新球桿則屬於流線設計。」

酒田開發部的每一位員工都擁有絕佳的品味、這其中佐藤的設計品味更是脫俗。

Pagetop

鎖定目標

写真4

MG702桿身的設計終於结束了。
但是佐藤原有的充實感卻轉變為不安。

「真的會遠嗎?」

會是和設計一樣的重心位置嗎、打感如何、聲音表現如何、最重要的距離如何呢?
特别是聲音、因為它比MG701的桿面大、可能擊球瞬間會發出尖銳的聲音。
佐藤担心那聲音是否會太過刺耳。

首先、便是測量出桿頭的重心位置。
並沒有出現比預定更高的數值、佐藤們終於安心了。

接着便開始練習場的試打。
「沒有真正試打之前所有一切都還是未知數」佐藤回想起當時的情景說。

首先、他用以前的MG701的7號鐵桿試打了一下。
輕易的便超過150碼、雖說是自己設計的球桿、佐藤對其距離的表現仍然不自覺的受到感動。
相反的、感動的另一面卻是不安。

拿起MG702的7號鐵桿、佐藤一邊祈禱一邊揮桿 「飛吧!」。
揮桿的瞬間、球以很高的擊球角度飛出去、很快的便消失在160碼以外的地方。
佐藤忍不住大叫「飛啊——」。
一直以來担心的聲音表現也很好。

開發部的其他員工也都一起提高聲音大喊「飛啊!」。
那一刻、開發時的所有辛勞都轉為狂喜。

2006年初秋、HONMA管理階層做成了決定。

「决定加入日本高爾夫用品協會、並且做出於明年首度參加日本高球展參展的決定。」
創業以來、為了保持獨創性而堅持一貫高傲地位的HONMA高爾夫、在經過半世紀的時間之後、終於選擇了另一種發展的方式。

管理階層從酒田工場召集了近60名技師和負責產品研發的員工到會場。
這樣大規模的人員移動也是前所未有的。

2007年2月、展場內出現了深藍色為主色的HONMA攤位。
攤位內因為擠滿超過原本預期的參觀人數、而顯得一片混亂。
在一臉滿足四處張望的阿部工場長身邊、有一位參觀者向他提出問題。

「HONMA不是已經倒了嗎?」

阿部苦笑著。
參觀者拿起球桿、輕輕的揮動著。

展覽會場普遍都會將注意力放在發球木桿上、MG702也同樣受到大家的關注。
許多參觀者對於絕大部分廠牌都做不出來的2片式構造凹槽的內部電鍍充滿好奇、仔仔細細的端詳著。
佐藤不由的生起一股莫明的優越感。

「HONMA的工藝技術已經慢慢的、實實在在的為世人所接受了。」他深深的覺得。

酒田工廠所在的庄内地方、有一句「Saima」的方言。
那是指在雪很深的寒冬、大人們為了防止孩子們迷路所立的道路指示牌。

HONMA高爾夫、已經將搖動不穩的「Saima」穩穩的重新建立起來了。

(MG702開發故事/完結)

*所屬部門或頭銜、登場人物等、皆為當時的狀況。

製作背景​​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