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作背景 故事

修理的故事
与十万支“高尔夫球人生”对峙的男人

日本有一句话:“一个人的经历可以由他的脸上看出来。”

可能您会觉得夸张,而在本间高尔夫工作了33年,负责球杆维修的若杉进先生则说: “一个高尔夫球手的经历可以从他的球杆上看出来。”因为球手握杆的方法、击球的方法和球杆修理的方法, 由他们手执球杆的那一天开始,这些习惯和倾向, 已经反映在球杆之上了。例如在柿木球杆的全盛时期, 因木制的柿木杆底部分容易被磨损,要把开球杆突了出来的金属部分拿去修理的这支球杆的主人, 可能是有压低杆头、以杆跟击球的习惯。而不同国家的球手亦有不同的特点, 例如韩国的球手, 他们热衷练习, 而且大多是力量型球手,因此, 他们的球杆往往比日本球手的磨损得快, 经常需要更换杆头和杆身。

若杉经常说: “自己认为完美的维修并不算维修。”

写真1

在修理球杆时, 不可以擅作主张。修理不是 “完全改变”球杆, 而是要将它“恢复原状”。一支已经被球手适应了的球杆, 就算它经过修理之后,对球手来说它仍然是不可取代的。所以, 我们在修理球杆的过程中就算遇到必须要改变的地方, 亦不会忽视客人的要求, 这是由若杉率领的维修队伍的宗旨。

接下来, 让我们回顾一下若杉加入本间高尔夫之后,酒田工厂发生的变化。

若杉于1973年加入本间高尔夫, 他是年资最长的成员之一。当时, 大家在神奈川县横滨市鹤见区一个不足100人、偏向于家庭式运作的工房中工作。同年, 日本的经济经历了因石油价格的变动而带来通货膨胀的冲击, 它由快速成长阶段步入稳步成长阶段。当时一般打工的人只有大概5万円的起薪点, 但是一套16万円的本间高尔夫球杆却卖得满堂红,对若杉来说, 那是一个如梦般的年代。而当时, 计算若杉在内, 负责修理的员工有5个人, 仍然是低层员工的若杉, 只是负责一个叫「卷皮」(用皮革将杆身手柄部分卷起来)的工作, 那个时候连橡胶手柄都还未流行。到了现在, 我们的酒田工厂有14名常驻修理员工, 一星期可以维修200多支球杆。在今年春天, 我们在韩国的代理店内开设了维修厂房, 开始拓展海外市场。

Pagetop

从钢制杆身到碳纤维杆身

写真2

若杉入职不久后, 便进入了70年代中期, 当时正是HONMA由钢铁杆身转入到碳纤维杆身的一个过渡期。

所谓钢制杆身, 顾名思义, 是指用“钢”制造的杆身。钢制杆身有个好处,就是当对其进行更换的时候,只要把连接杆身及杆头的部份加热, 接合剂便会溶化, 而且杆身不会出现变形的情况,因此, 杆身可以多次由杆头拔出后再插回去, 达到“再用”的效果。这个年代, 更换杆身是比较简单的, 但随住潮流的转变,杆身的制造材料也会改变,而相应的技术也需要不断的提高。

70年代中期, 在鹤见的工房首次制造出碳纤维杆身的那天,若杉他们第一次看到碳纤维杆身的柿木球杆,而当时他们要做的, 便是要把碳纤维杆身完整无缺地由柿木杆头里拔出来, 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 他们便没法去修理和更换杆身。如果要将产品推出市场, 首先要做到这一个前提条件。

用作制造杆身的碳纤维, 是由木炭提取出来的。它和钢不同,耐热性能差, 包裹着碳素的塑料物质遇热便会溶解, 所以不能像钢制的杆身一样加热后再拔出来。

经过研究后, 若杉他们决定如果在杆头将杆身切断,将碳纤维杆身的残遗部分留在柿木杆头里面,然后用一支烧得通红的铁棒, 慢慢地插进杆头上镶嵌杆身的那个洞里, 接合剂和塑料质受热开始溶解, 碳纤维杆身的残遗部分变燶了, 并且会変形。但铁棒停留的时间过长,杆头洞里会传出烧焦的气味。

烧焦了的柿木是不可以拿去卖的,所以, 什么时候要将铁棒拉出来, 时间性的掌握非常重要。

经过了多次的失败之后, 他们终于发现将烧红了的铁棒很快地插入, 然后又很快地拉出来, 重复这个步骤3次, 便是最适当的了。

接下来便是要研究怎样完整无缺地将杆身的残留部分与柿木的杆头分离。他们用钳子钳住由洞里面突了出来的变了形的残留杆身, 然后双手捉住杆头, 用力地拔,这个动作只可以做一次, 因为如果不够利落的话, 便会留下痕迹, 但同时又不能太用力,否则会弄坏杆头, 所以要配合得恰到好处。虽然更换钢铁杆身的时代会比较简単,但是技师也能在短期内提高了本身的换杆技术。

当时, 鹤见工房维修技师的人数不足10人, 他们负责所有碳纤维杆身的更换工程。比起钢球杆的年代, 更换1支碳纤维杆身的球杆需要花多2倍的时间。将整体翻新和调整偏角等的工序都计算在内, 全组人员1日也只可以修理20至30支球杆, 他们只好连日不断地加班, 去应付庞大的工作量。

Pagetop

柿木球杆的全盛期

写真3

本间高尔夫将英语的“Persimmon(柿木)”意味为柿木木杆。 而它们亦是凭着这种柿木木杆踏上了成功之路。

若杉入职的时候, 本间高尔夫的员工人数才仅仅达到3位数字, 不经不觉间本间高尔夫的团队已经增加到数百人。1982年, 本间高尔夫将制造和修理部搬到山形县的酒田市, 之后在当地聘请了很多好象现时在工厂的主管阿部和负责磨光的土井等一般的技术人员。

在当时柿木木杆的年代, 藉着制造球杆所采用的物料的不同质感及磨光上极微小的差别, 而能令每一根球杆独有的个性散发出来。

若杉说 : 「当时球杆的制造及修理技术水准相当有限。所有球杆规格的调整都全以人手处理。杆头方向、杆面倾角及杆头形状之调整则以打磨杆面及将铅植入球杆等的方法来处理。」若杉说: “虽然那个时候制造和修理的技术都很低, 但是凭着大家的一双手, 总算把工作做好。”但这样并不够,曾经有人告诉过若杉, 就算打磨时只相差1毫米, “杆头的样子也会有所不同”。同时藉着修理的工作亦可让技师的技术训练到炉火纯青的境界。

当时曾经有一个故事源起于很受欢迎的本间高尔夫柿木木杆:

有一位著名的日本高尔夫球手, 每次比赛结束后, 他都会拿自己心爱的柿木球杆去更换杆身。如果是钢铁杆身,这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但如果是碳纤维杆身的话, 就必须要将镶嵌在杆头内那一部分的杆身用力拔出来。久而久之, 柿木球杆因为经过多次更换杆身已令其物料开始出现磨损现象, 杆颈部分亦开始出现裂缝。

即使如此, 那个球手仍是继续在比赛中使用这根球杆, 如有裂缝便用接合剂去修补。 之后的某一年, 他使用这支球杆竟然在国内取得大满贯比赛的冠军。

随着技术的革新, 修理工序亦瞬间改变了很多。

20世纪70年代后期, 柿木杆面甜蜜区部分之表面层由纸制的纤维演变成碳纤维, 在更换那部分的表面层时就变得简单多了, 开始需要用上焊合器。先把表面层贴在杆面上, 然后用“锯”刻上横纹, 由于杆面物料太坚硬, 使锯上的齿也变了形。但是更换杆面表面层的频率就因此而明显地减少了。

到了90年代, 制造球杆的物料由柿木演变成金属, 所有球杆规格的调整都全以人手处理的年代成为了“从前的一段美好回忆”。

如今, 只要改变埋在杆头内之配重钉的长度及重量, 就能改变其挥杆重量。好象这样独特的的调整方法, 只有拥有自己工厂的本间高尔夫才能编制出来。

但另一方面, 若杉的维修小组却不得不感到这个大转变所带来的压迫感。

Pagetop

由修理进升到另一个新境界

2004年, 在本间高尔夫的店铺内新安装了“弹道测试器”,客人只需在试打室挥杆击球, 机器便能够测量出击球角度、挥杆速度和旋转量等。然后根据这些资料, 可计算出弹道的方向和飞行距离。

以前,本间的营业员只能通过判断客人的情况,及利用他们长年的经验, 去帮助客人选择球杆。 现在添置了能够作出科学分析的弹道测试器, 球杆选择的准确度就大大提高了。

写真4

那时候, 本间高尔夫刚刚开始发售具革命性的4方向碳纤维杆身“Armrq”。当时在高尔夫球界, 更换杆身和组装球杆的概念正开始广泛起来。

若杉说:“在柿木年代, 通过打磨杆头便可以对整支球杆进行规格的调整, 但进入了金属的年代, 调整规格主要改为从杆身着手了。”随着技术的革新,并考虑到球杆调整规格的有利因素, 调整的部分由杆头改变为更换杆身。从此更换杆身亦变得普及化起来。若杉的维修小组, 由90年代的修理师傅, 亦摇身一变成为了现在需要迎合客户要求的“高尔夫球礼宾部”。

在2005年BERES開始發售的時候, 本間高尔夫引入了一個五星級的量身訂造服務, 名为“Five-Star Couture”。所谓“Five-Star Couture”, 是指按照数十个项目, 向客户续一确认各种要求之后, 按照客户的要求制造出好象柿木年代时的「独一无二」球杆。这是自本间高尔夫创业半个世纪以来,若杉的维修小组与营业部的首次合作, 他们编制了一个专责组装球杆的小组。除了日常工作以外, 若杉还会接触那些“五星级”的客人, 和他们确认每一个项目, 他觉得与客户的对话最为重要, 若杉笑着说: “这样对客户来说也是比较好的。

他又说:“(用量身定造的球杆)击一下球,您便能感受到它的与众不同!”

现在, 维修小组活跃于世界各地。5月份在韩国开设的维修工房正式投入运作。酒田工厂的维修员工, 每隔一个月便会轮流前往当地处理日常的修理工作。以前维修需要花上1个月以上的时间, 现在最快3日便可以完成了。另外, 酒田工厂的维修员工亦有因应香港的需求而前往当地提供维修服务。这也正是若杉现在正直面对的课题。

若杉经历了10万支的“高尔夫人生”, 而他自己本人也经历了四分之一个世纪的“高尔夫人生”,而且正开始慢慢广泛至无分界限的国际层面了。

(修理的故事/结束)

*所属单位,职称,登场人物等皆为当时的情况。

制作背景 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