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作背景 故事

磨光的故事
在荒野的10人

遇强越强, 当人身处困难的环境中, 便会发挥出惊人的潜力。

写真1

本间高尔夫在创立数十载后的今天,已成为顶级的球杆制造商, 在成长的初期, 支持它的是一群勇于面对困难的年轻员工。

为了100%令顾客满足, 制造的过程中要有100%的责任感, 本间就是基于这一准则,渐渐将一直以来外判的磨光工序变为自己的内部工作。1982年4月, 在刚落成的磨光部大楼, 刚刚装置了几台磨光机,同时也迎来了10名新入职的员工。

本间高尔夫的创立人说了一句: “由今日开始你们就要帮忙进行磨光”, 对磨光完全没有认识的这10位新加入的员工, 便成为了磨光的技术人员。当时, 只有29歳的土井, 即现时的磨光工序负责人, 是由与磨光毫无关系的建筑界转过来的, 他甚至连高尔夫球杆也没有碰过。而其余9名刚刚高中毕业的员工情况也差不多。对于这10位新手的技术要求, 就是要将摆放在磨光机旁边, 一箱箱装满乌黑的铁杆杆头打磨成如艺术品一般的球杆。

土井先生笑着说:

“那个时候感到非常不安啊! 就好象昨日发生的事情一样, 我仍然记忆忧新, 不过现在只是当笑话罢了。”

当时, 本间高尔夫从外界的磨光工厂请来了数名技师, 为这10个新人做了一个星期的指导。这10位新人将那些技师所讲的话, 全部都做了笔记。他们全神贯注地跟着那些技师一起做, 渐渐开始掌握到磨光的精髓。随后, 他们又去了外界的磨光工厂实习了一个星期。在那儿的磨光技师是按磨好的杆头数量来计算工资的。因此他们的磨光速度特别快, 在瞬间便能将杆头磨得发亮。10位新人看到后呆了起来。那些技师问他们: “你们真的可以做到吗?”很多人碰到困难的事情就会放弃, 但他们没有, 技师们都赞叹: “真是有责任感的年轻人啊!”

实习完结后, 他们一行10人又回到酒田工厂, 立即用废弃了的杆头做磨光练习。 要用车胎似的磨光机去磨铁杆细小的部分, 还是感到粗糙, 想磨某一个部位的时候, 却连其它的部位也磨了。有时候甚至会磨伤自己的手。即使带上工作手套, 也不能幸免, 因为摩擦的热力,会令手指起水泡, 但不用工作手套又太危险, 他们只好用针将水泡弄穿后, 忍痛再带上手套继续工作。每打磨好一个,他们会用魔术笔将杆头涂黑, 以此记下自己打磨了数不尽的铁杆头出来。

经常来巡查的本间创立人, 看到那些杆头, 只说了一句: “这样的东西不行!”这给了他们沉重的打击。其实本间创立人这样说, 是希望他们能不断进取。这些球杆能变成一件件的艺术品. 当中都要依靠他们那双艰辛的手才可造成。

Pagetop

百分百内部制作

写真2

在酒田, 迟来的春天过后, 夏天瞬即来临。

河川的水面上反映着耀眼的阳光, 树木拙壮地成长。

在两个月之前, 有10位对磨光技术毫无经验的人, 在艰辛的自学形式下, 努力不懈地钻研磨光技术。他们甚至要花上比其它人多一倍的时间。 最后, 他们的技术水平已达到能运用在推出市场的商品上。

1982年6月, 技术的成熟让本间高尔夫决定开始对商品分段实施内部化制作。

当时HONMA正在制造及销售“FE系列”的铁杆, 此系列分为400、700、800和900等四种型号。本间高尔夫首先以FE700来尝试实行内部制作, 将经过了外判磨光的铁杆头作为样本, 并以提高其质素为目标, 进行更精细的磨光工序。

从此,他们不用像那些外判厂商一样, 受到限期的约束。

“请您把制造中的杆头插入杆身, 然后摆出瞄准击球的姿势看看, 是不是觉得杆头不太稳定呢? 如果是的话, 只要将这里打磨一下, 可令其稳定性变得更好!”

每当本间的创立人到访时, 磨光师傅便毫不犹疑地将自己的意见一一说出来。土井这样说 : 「其实本间的磨光技术就等于“本间主义”」原因是很多创作都是按照磨光师傅的意见去修改制成的。

艰辛的一年终于过去, 第二年的春天来临。有 27位新人加入他们的行列。从磨光过程中经过多番试验失败及使用粗糙的砂纸开始, 到完成缓冲系统, 及其它不能依赖外部进行的工序等, 至最后将工作手册制定出来。

1984年, 可引领专业球手步向胜利之路的FE700系列在当时大受欢迎。已经拥有76人的磨光技术部门, 为此正日以继夜不停地运作。除了FE700外,本间高尔夫不断地推出受欢迎的商品, 如特别为初级程度的球手而设的“Prancer”, 及将杆面倾角调高两度从而做出更远飞行距离的“Plus 2”系列等。

土井说:“踏入第三年, 终于感觉到自己的技术提升了。”在工作环境并不明朗的情况下, 成为负责人的土井先生, 买了一本适合管理人员阅读的书, 并将其中叫山本五十六的格言﹕“尝试做、尝试说及听、尝试交托、要用赞赏去推动别人”作为自己的座右铭。他认为自己身为领导者、身为一个磨光师傅, 要以身作则, 勤奋工作。
他说:

“现在我仍然觉得还未足够啊! 我要不断改进, 我经常想: 可以做得再好些, 可以做得再漂亮一点。

本间的创立人认为在铁杆的磨光技术中可找到艺术价值。而这个付加的艺术价值可以在繁复的磨光过程, 及不轻易妥协的磨光团队精神中, 深深地在体现出来。

Pagetop

满足职业球手的需要

写真3

“这个, 可不可以给我分开作特别处理呢?”

在打磨部运作了两年的时候,酒田工厂主管拿着一套铁杆, 对打磨部的技师说。他说这套球杆是属于国内一位知名的职业球手的。

“请把杆刀弄尖一点。”
“请深深地削颈部一下。”

当时, 打磨部的技师已经拥有一定的水平和技能, 不用再疲于奔命地实习, 但对于满口专业用语和抽象形容词的要求, 真的是摸不着头脑。他们开始试着按照要求对球杆进行试磨,但结果都不尽人意,经常听到 “不行”和“磨得太多了”等话语,不知试磨了多少支球杆后, 终于磨出了令那个职业球手满意的铁杆。现在, 对于打磨部来说,满足职业球手的要求已经成为了他们工作中重要的一环。

本间高尔夫和一些职业球手,如横田真一等签了合约, 替他们打造球杆。这就好像跑车制造商为赛车手造跑车一样, 本间会为签约球手的球杆作出各种调整。这些调整包括了如着地角和总重量等一些基本的东西, 以及杆底形状和杆颈形状等一些细微的地方。有些职业球手为了要让挖起杆击出与铁杆一样的旋转球而要求在杆面做磨削加工, 也有些球手要求将杆面线最大限度扩宽。而在职业球手之间亦有他们自己流行的东西, 例如在大约20年前, 便流行尖锐的扁平部和削减杆趾部分的重量, 到了大约15年前却流行平一点的杆头底部。

但有时候有些调整不是一些数值, 而是一些难以用言语去表达出来的感觉。

专门负责为职业球手的球杆加工的渡边苦笑着说:“有时候只有球手本人才知道这种感觉!” 在他的公文夹里面, 放满了写上“这个绝对不可以遗漏”等备注的草图和其它有关的资料。

另一名专为职业球手服务的员工若林, 他会在听取职业球手的要求后, 画一份杆头的草图并加以注释, 然后找负责产品开发的诹访一边 “翻译”, 一边进行球杆的调整。

本间还会利用现成的模去为专业球手制造球杆, 但这种情况少之又少, 绝大部分都是量身订造出来的。土井说: “曾经试过做了10套球杆仍达不到要求”。要令职业球手满意,牵涉到很多细微的工作。工作虽然辛苦,但土井说:“看到职业球手用本间为他们制造的球杆获得 比赛胜利的时候, 那份喜悦和感动, 不是用言语可以表达出来的。”

当然, 本间也不会忽略业余球手的需要, 所以它制造出各式各样的产品, 尽量满足各种不同球手的需要, 而针对职业球手所做的一切, 则是进行市场测试的一个重要步骤。

对职业球手所作的调试也是宝贵的市场实验。

Pagetop

永不休止的技术钻研

写真4

2004年10月一个早上, 副工厂主管诹访在产品开发的会议当中, 把一个刚刚做完试验的BERES 901铁杆杆头的铸模放在桌上, 说:“土井先生, 我们想做这个, 能完美地打磨出来吗?”

这个杆头的设计很特别,由凹槽的末端至杆底, 刚好浮现出商标“B”字。

土井拿起那个铸模, 心想:这简直是要考験我们……

这是一个通过加厚杆头来降低重心的设计,可以击出一条漂亮的弹道,而且还可以看到球杆上的商标,留下深刻印象。但对于打磨技师来说, 要打磨出这个设计, 是一项极度困难的工作。

在打磨前,需要刻上商标的地方是一条坑, 如果削得太多, 便不能涂上颜色, 更加高难度的是用来装饰商标的那对翼, 它在打磨的时候很容易受损坏, 所以这项工作需要高度精湛的打磨技术。

难度虽大,但正如诹访所说, 平凡的设计确实是不受欢迎的, 本间主义就是要向难度挑战。土井也说:“真的是希望做出一个能令球手着迷的设计啊!”于是土井连同其余数名员工, 开始找样本来磨光。

在进行901的磨光工序时, 拥有精湛技术的技师, 对球杆的前后缘和杆角等细微部分亦会作出细心的处理的。回忆起当时的情况, 土井说:“经常触碰到不应该磨的地方!”这令他回想起昔日磨PP-737和初期的Twin Marks的片段, 也想起了很多当年赤手空拳地去进行磨光的日子。

写真5

磨制出来的单层构造的901,是HONMA的长期爱好者所追求的珍品——就算现在已经流行双层构造, 仍然有很多造诣高深的职业球手使用。当然,对于已经建立了自我风格的职业球手, 光靠美观的外表是不能够满足他们的要求的,细微部分也是他们相当看重的。

现在, 本间高尔夫会根据产品的特征需求把一部分的打磨工序外判出去。随着外判盛行的时代,酒田工厂来说,提高承包商技师的技术是十分重要的事情, 他们的打磨技术正开始提高、并成为我们的“好対手”。

其实酒田工厂也拥有独家的打磨技术, 每一个酒田的技师都以他们自己的技术为荣, 土井充满自信地说:“当您拿起901, 便可以感受到我们的骄傲。”

(磨光的故事/结束)

*所属单位,职称,登场人物等皆为当时的情况。

制作背景 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