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作背景 故事

硏发电镀技术的故事
电镀之神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觉,

BERES MG701系列的凹槽, 按不同的级别便会有不同的电镀颜色?

1S是氧化银般的黑色, 2S是淡黄色, 3S是粉金色, 而4S和5S则是鲜艳的金色。

在众多的高尔夫球用品制造商当中, 本间高尔夫是少数自己进行电镀加工的制造商之一。它可以做到这一点, 全凭它努力不懈的精神。

写真1

在本间高尔夫的酒田工厂, 有一位被称为「电镀之神」的人物。他便是工厂主管阿部直树生。22年前,酒田工厂开始进行内部化电镀加工的时候, 他被聘为该项目的负责人。他花费了35年的时间去钻研电镀技术, 令本间高尔夫的球杆能成为一件「艺术品」。

阿部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中接触电镀这个东西的。对机械有浓厚兴趣的阿部, 在他自己的故乡山形县鹤冈市的一所工业中学毕业后, 在东京的某巴士公司任职工程师。当时正值是观光巴士的全盛期, 他和其它年龄相若的工程师一起渡过了愉快的都市生活。阿部笑着说: “当时有很多漂亮的女导游, 真的是很开心啊!”

但是, 在东京工作了几年后, 在鹤冈的双亲寄了一封信给他, 内容说: “你回来吧!”阿部当时没有马上回去, 但几年之后, 终于敌不过父母的苦苦哀求, 返回故乡了。

当时阿部先生心想: 在鹤冈能够找到什幺工作呢!正在那个时候, 传出了某东京餐具制造商将于鹤冈开设工厂的消息, 并且说在工厂运作之前, 会派员工往东京实习。

阿部连那份工作到底是做什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 便借着这个“好时机”转工了。

Pagetop

由零开始

不用多说, 对球杆电镀技术进行革新的高尔夫球用品制造商当然是本间高尔夫了。

当时能给予阿部的, 就只有位于工厂地盘一栋空无一物的“电镀工程大楼”。

写真2

在那里将会设置处理能力比外判进行电镀所需要的处理能力多出3倍的电镀设备。

如果根据那些设备的处理能力去计算它们的规模, 应该需要30个U字型细长的浴槽连结起来成为长20米的大浴槽。浴槽是用来盛装浸杆头的电镀溶液的设备, 为了要去除杆头的杂质,需要很多的浴槽。槽的高度为1.4米, 每个槽内插有5支长1.2米的棒, 而每支棒分别有20个分支。杆头将装在这些分支上, 然后进行浸泡。将梳状物般的棒倒转并集结在一起, 在运作的时候, 那些棒是会升上来然后又移动到另一个浴槽去, 因此工厂的天花高度至少要高过浴槽加上棒的高度。另外因为还需要安装将棒升起的马达装置, 所以天花的高度需要有4米。

可是, 大楼的高度差数十厘米才到达4米。于是阿部将地板挖深50厘米, 把其结构改建成可以防止电镀溶液漏出大楼外部的碗型设计。

当电镀设备装置好后, 便开始运作测试了。阿部将杆头装到棒上, 接着开启电源。整个电镀过程大概需要两小时, 阿部不停地在工厂里踱步, 等待着电镀完成,同时心里想:出来的东西效果会如何呢?

结果不如人意,电镀杆头出现色斑, 除了杆头的边缘部分外, 凹槽等复杂的部分没有电镀上。

阿部想:如果将电流加强会如何呢?于是他把通过电镀溶液的电流增强, 再作试验, 可惜这次杆头的边缘部分被烧焦了。

他又想:那么, 拉近电极的距离试试看吧!他将浴槽里面的电棒和装上了杆头的棒之间的电极尽可能拉近, 但由于那5支装了杆头的棒是从1.2米的高度降下来的, 它们进入浴槽之前会产生些少摇摆, 有可能影响效果。 于是阿部和他的部下联手按住那5支棒, 并小心奕奕地尽可能不碰撞到槽内的电棒, 然后慢慢地将杆头浸下去。这次成功了, 整个杆头完全上了电镀。其后, 阿部改良了电棒的设计, 并成功将摇摆的情况减至最低, 令电镀设备变得更加完善。

制成品必须先经过品质检定, 确保完成没有问题才可进行商品化并推出市场。 首先将电镀了的杆头之杆颈部分尽量扭曲, 看看那些电镀会否剥落, 于是阿部他们又开始进行测试。

可是, 电镀一受到压力,便“哔”一声的剥落了。

阿部想:是否电镀前的准备功夫做得不够呢?于是他在电镀前再小心地进行清洗工作, 这次电镀终于能成功地通过剥落的测试。

充满了成功感及感激的阿部, 说:“大量生产体制终于可以实行了……”那时候他到酒田工作才不到4个多月呢。

Pagetop

镀金的本间球杆

在世界所有的高尔夫球用品制造商当中, 有两项技术只有本间高尔夫才能掌握到的,一是把高尔夫球杆杆头镀金, 二是将为增加持久性而进行电镀的杆头再镀金, 然后为这种杆头进行大量生产之技术。

球手们梦寐以求的HONMA镀金球杆,使球杆由运动用品的领域中走到艺术品的领域裹,当中经过多次反复试验才得以成功。

写真3

1984年, 阿部没有在自己所属的镀金部大楼里工作,而是一直埋在其它地方全神贯注地用啧砂器去试验到底铁杆杆头要做多厚的电镀, 才可以抵受与地面之间的磨擦和碰撞。他将其它公司的铁杆杆头一个一个地放进啧砂器, 计算多少秒后电镀会脱落, 然后将结果记录下来。接着, 他又将HONMA具不同电镀厚度的铁杆头放进啧砂器,将电镀开始脱落的时间记录下来。他不断地重复这个单调的工作, 终于, 他找到了所有产品之中最具持久性的铁杆杆头电镀层, 然后再设定一个比它更加高的持久值, 作为HONMA的标准。

翌年, 日本在美国签署的广场协议, 日元汇率急升, 政府实施低利息政策, 令日本经济进入股市和地产市道兴旺的泡沫经济时期。对时代的转变具敏锐触觉的本间创立人, 命令阿部制造“镀金的铁杆杆头”。

一般而言, 铁杆杆头的电镀由- 铜、镍和一接触空气便会形成保护膜的铭等三层物料所形成。本间高尔夫最初也是制造拥有这三层电镀的铁杆。但是, 由于铭有能够制造出保护膜的特性, 就像水跟油不能相融, 所以在铭上面不可以镀金。

“这是不可能的啊!”

根据电镀的常识, 阿部这样想。但是, 他并没有立即放弃,开始寻找有关的书籍,进行各种调查。

正当万念俱灰的时候, 他突然在手上的小册子内发现了曙光:“笔镀”。

所谓笔镀, 就是将电镀液浸入贴在一根棒上的毛布物, 然后, 一方面让正电流通过毛布物, 另一方面却让负电流通过需要电镀的那一边, 接着重复涂抹毛布物让电镀产。这样的话, 可用带有酸性的笔去溶解施行了铭电镀之杆头的一部分, 然后在上面镀镍, 最后再镀金。但是, 笔镀是虽要用人手一步一步地去做, 为一个杆头镀金, 要花上20分钟的时间, 因为镀金是一项极度讲求集中力的工作, 所以一天之内, 每个人最多只能为十个杆头进行电镀。而当时只有几个人做镀金的工作,单凭他们根本无法应付市场对镀金球杆的需求。

但阿部相信, 用笔镀这种方法应该也可以大量生产。于是, 他在研究室的一角落设置了一个小水槽, 搜集了不同种类的酸性化学物, 开始进行实验。他试了很多种方法, 例如改变酸性的浓度、混合比例和时间等等, 然后详细地将结果记录下来。把测试中外观较好的杆头放进啧砂器再试验, 结果却又不能保持其持久度。其它发觉如果酸性太强, 虽然可以化解铭, 但是又会令球杆留下被化学物溶解后的痕迹……经过几个月的反复试验, 他终于找出最合适的酸、最佳的浓度、混合比例和时间。

1992年, 沉默寡言的阿部, 面带笑容地说: “生产量由一天数十支变为一天2,000支,”这时期就好象经济泡沫的高锋期。

Pagetop

10年低迷

写真4

在70年代, 本间高尔夫主要针对国内知名的职业球手及选手等为主, 进行市场推广. 并增加拥戴者的数目;到了80年代, 乘住泡沫经济的契机, 以富裕层和商家等为销售目标, 进一步扩大市场。本间高尔夫的成功除了因为拥有卓越的制杆技术之外, 亦归功于巧妙的市场策略。

对木杆的严格要求, 就如柿木木杆一般, 经过最后打磨后, 其完美漂亮的程度, 甚至可让人感到如真的用作打球似乎太可惜一般。铁杆方面, 在本间高尔夫成功大量生产镀金球杆的那一年开始, 他们引进了一个藉着星的数量来将球杆分等级制度。阿部利用在西式餐具制造公司工作时所磨练出来的工艺技术, 加以发挥到球杆身上, 根据球杆不同的级别而造出不同的镀金装饰。“LB-280”铁杆便是其中的代表作。

“LB-280”铁杆, 为了比以前的产品打出更远距离, 特别造出强力倾角, 不但手感良好, 而且藉着巧妙的设计如打磨了的上缘部分, 令它成为风靡一时的商品。性能与外观兼备的“LB-280”, 就像当时的高价汽车一样, 销量节节上升。当时, 本间高尔夫更针对商家用户, 创作了一句宣传标语 “始终都是HONMA”。镀金系列的生产线亦随之而扩大起来, 业务蒸蒸日上。

但是, 在90年代初, 随着泡沫经济爆破的影响,高尔夫球业蒙上阴影。当时, 专门生产高价球杆的本间高尔夫, 比其它制造商受到的影响和压力最大。首先, 不锈钢材料的导入令柿木球杆的受欢迎程度大大下降。而本间高尔夫又比其它公司迟了1年才开始使用不锈钢材料, 再加上市场对球杆的需求倒退, 令市场涌现出很多比较廉价的新兴品牌。

但是, 在这些冲击下,本间高尔夫的品质和信誉并没有衰减, 只要它能根据市场的需要, 调整产品的价格, 必定能在市场上再创佳积。因此本间高尔夫仍然努力不懈地推出新商品, 为这个倒退的市场注入惊喜。 但在“10年低迷”的日本经济中, 本间高尔夫的价格及生产齿轮渐渐地陷入不协调的状态。

在这段期间内,高价级别球杆的需求由国内市场转移到国外市场。在1992年, 本间高尔夫藉着发售LB系列的机会, 将产品推广到韩国和泰国等地, 受到了热烈的欢迎。这个契机, 让HONMA从日本走向国际,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当HONMA发生那么重大的转变时, 阿部仍不断地钻研着镀金技术。他不断地思考着: 国内的球手喜欢什么电镀装饰呢? 国外又如何呢? 怎样的设计才能体现出本间独特的两种色调的电镀技术呢?在酒田工厂研究室的一角落, 正蕴酿着BERES的诞生……

Pagetop

寻求终极的电镀方法

写真5

2004年, 本间高尔夫决定将重点推广产品由“Twin Marks”转为一个叫BERES的新系列, 对本间来说, 这是一个很大赌注。本间要挑战自己, 研究出前所未有的电镀方法, 从而改变1S至5S的电镀颜色。

阿部相信, 喜欢追求新鲜事物的日本人, 终有一天会觉得只是金色的电镀是不足够的,他说:“日本人对只有金色电镀的球杆开始逐渐失去兴趣了。”于是, 阿部开始着手研究不同的电镀方法。

因为电镀是一种吸取电离子金属的沉积过程, 所以电镀过后的东西只存在金属颜色。阿部做出了黑和红等种类的样本。但这远远不够,于是发动酒田工厂的开发人员, 查看他们最不熟悉的女性时装杂志, 甚至亲身到一些名店, 调查手袋扣、皮带扣、耳环和戒指的色调。当时, 粉红色系列、金色系列、黑色系列和银色系列的东西最受欢迎, 他们便根据这几个色调准备了十多种电镀液, 并开始着手试验。

用铜作为主要成分的电镀, 虽然可镀出美丽的粉红色, 但是它会好像「十円硬币」一样, 时间一久便会变色。为了防止变色,他们在球杆上涂上保护层, 但这样却令球杆失去了金属的光泽……

经过3个月的试验, 最后决定以24K金、14K金、镍合金分别做出金色系列、粉红色系列、黑色和银色系列的色调。但是, 当尝试实际生产的时候, 构造复杂且表面积宽阔的BERES凹槽里又出现颜色不均匀的情况,阿部他们只好不断地改变电镀液的浓度、电流値、温度、搅动方式和工具的方向等,以此寻找 颜色不均匀的原因。

阿部将这些结果作进一步调查, 发现只有24K金没有出现颜色不均匀的情况。如果是合金电镀的话, 因为它混合了各类不同的金属, 所以这些金属的溶液会有不同的浓度, 将浓度的差别尽量减低, 便可以将问题解决。但是, 这样的话每次电镀时都必须分析和调整溶液的成分, 要大量生产,谈何容易。阿部他们每次做电镀的时候, 都会把数据记录下来, 所以他们储存了很多的数据。他们发现溶液浓度的变化,和颜色的分布有关系, 于是他们改进了电镀的设备,在杆面的背面做出B-mark的蚀刻板, 终于完成了BERES的电镀开发。

从事大半生电镀工作的阿部, 将他的技术全部注入了BERES之中。当您拿起BERES铁杆时, 我们希望您欣赏一下它美丽的颜色。在那个颜色之中, 您一定可以感受到我们酒田技师的心血。

(硏发电镀技术的故事/结束)

*所属单位,职称,登场人物等皆为当时的情况。

制作背景 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