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作背景 故事

涂饰的故事
偷师

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对用木材制造的木杆杆头的那个年代有多大认识?

写真1

在一些年轻球手还没来到这个世界之前, 本间高尔夫已经开始利用柿木制造出艺术品般的球杆, 并且令它成为许多球手垂涎之物。

从70年代至80年代,在喜欢打高尔夫球的商人之间流传着一句话:“差点超越了30的, 便要用HONMA球杆。”本间优越的技术吸引了很多活跃于国内外的职业球手到本间位于神奈川县鹤见的高尔夫球工厂参观。

那个时候没有球杆设计图, 也没模型, 要造出一个杆头的形状, 只能依赖技师的感觉和技术。公司的经营者站在技师们的旁边说出杆头的形状应该要如何, 他们便一边咀嚼经营者的话, 一边凭自己的技术、经验和感觉去切削杆头。假如制成品能够达到经营者的要求的话, 它便成为第一号产品,拿去给其它技师作为样本。而这位技师则被称为“工匠巨人”, 制造了“本间的外形”的技师。

那些专业的技师简直就是新人的幸运星, 他们被称为“138”。

在1981年的春天, 有20名新员工, 他们为了学习柿木球杆的制造过程, 踏进了鹤见工厂。当时并没有任何的工作手册或指导,因工厂的每个人都忙得不可开交,根本没有人有时间去指导他们,他们大多时候只能靠自己观摩和摸索。为他 们编排的课程, 只是要他们默默地看着前辈工作。

当时的其中一个实习生说:

“虽然说是实习, 但其实是偷师。”

在工厂, 被油浸透而硬固后还要等5年才可以使用的柿木块堆积如山, 当时的技师要将那些坚硬的柿木块削成杆头的形状。实习生拿着前辈造出来的杆头, 认真地观察一番, 接着用钳把杆头固定后, 开始尝试切削。他们因为太过紧张, 导致手震, 又或者是用力过度, 浪费了不知多少个杆头。如果把那些浪费掉的杆头堆在一起, 就像一座小山那样高。而当他们以为削出一个很好的杆头, 拿给前辈检查的时候, 却受到当头棒喝:“跟本不可以拿去卖!”他们只好更加勤奋的继续练习。

Pagetop

以138为目标

写真2

为什幺他们被称呼为“138”呢? 原来以前本间高尔夫最高级别的球杆一根价值13万8千日元。为了向这一小群有资格可参与制造如此珍贵的球杆之制杆师傅表达敬意及仰慕之心,因此尊称他们为“138”。

时至今日,无论被人称为制杆大师,或制品被冠名为自己名字, 又或是被称为“138”的制杆师傅、还是其后自己开设了工厂的师傅, 他们都秉承着本间高尔夫独特的制杆技术,并把这个技术一直流传下去。

1982年, 完成了研修的土门等4人, 即现时在球杆制造部的师傅, 到达刚落成的酒田工厂赴任, 他们被分配到一个名为“ 最后加工”的部门工作。当时大约只有2 0歳的他们, 已经需要去指导120多名比他们年长二倍的兼职工人了。

最后加工的步骤, 可以分为磨光、涂饰和最后磨光等三个阶段。首先, 工人会用幼细的砂纸把成型的球杆杆头仔细地擦亮一次, 直至它平滑如镜, 如果不这样做的话, 涂饰的时候涂料便会渗透到裂痕中,令颜色出现深浅不一。接着, 从杆头的顶点开始磨出等高线般的年轮来, 既把杆头削得更轻巧, 同时又不会破坏杆头的优美形状。

第二步骤便是涂饰。

这个工序亦包含了几个阶段。首先,在杆头上利用特殊的透明涂漆把杆头的边缘绘画出来,这样杆头便会留下记号。但千万不能用铅笔等去画记号。然后, 用油笔直接画出一个半月形状, 再顺势把剩下的半月形划出来。土门说:“就好象女士们涂唇膏一样。”他接着说: “每一个划出的形状都各不同, 你可以分辨出那一个形状是谁画的。譬如, 这个富柔和感的形状是某某画的, 而那个充满刚强感的形状是某某画的。”

当杆面的边缘部分做完涂饰工序之后, 便要开始着手在杆面以外的表面层进行“均质涂面的工序。员工会利用一种水油灰的糊状物将表面出现小孔的部分敷平, 然后对整体进行均匀的打磨, 这样可令涂料的颜色写真3更加美丽。

但是,涂饰的工序并不是就此完成, 因为接下来还有完工步骤中最重要的“真正” 涂饰工序。

Pagetop

木是有生命的。

写真4

木是有生命的。

温度和湿度微妙的变化,也会让涂料的吸收程度产生差异。
酒田在一年中冷暖变化很大。
从日本海吹来的海风,以及积雪量都会让湿度产生较大变化。
还有涂饰工匠的习惯,1支球杆的话还好,要统一整套球杆的颜色异常困难。
“正式”涂饰被敬而远之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多次涂饰,干燥,研磨,要花费大量精力进行。

柿木的杆头由两种色调协调构成。

仅使用透明涂料进行涂饰让柿木显示出本来颜色的杆面部分,以及用米黄色来着色的杆面以外的部分。
杆面涂饰的难点,在于一次定胜负的镶边工序。
杆面以外部分的涂饰难点,在于整体均匀的着色。

杆头的涂料是食用红。
每次涂饰时,根据温度和湿度在水中溶解,使其渗入布料,梳理杆头。
为了使颜色均匀需要反复进行好几次,但梳理过多颜色会过浓。
数位涂饰工匠们,必须一边对当天木头的吸收程度做确认,同时配合默契地进行工作。

若是经验丰富的人,只需对杆头进行3次梳理就可完成工序。
刚开始进修的土门等,一手拿着经过反复涂饰与研磨而变小的练习用杆头,无所适从。
女性员工通常比较精通这门技术,说不定是因为这个方法和涂指甲油的方法有共通之处的缘故吧。

擦拭透明杆面部分上的食用红的作业也是很重要的。

木的吸收程度过好,杆面上会有颜色渗出。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要用切得较细的玻璃片,为避免出现坑洼,像撕薄纸那样削刮。
然后将杆头放置一日一夜。

接下来是被称为“透明底涂”的上光涂饰。

使用装入透明涂料的喷枪对杆头整体进行喷涂,为喷涂出均匀的涂膜,必须根据杆头形状对喷枪距离做调整。
若吸收的判断和喷涂的量有误,排列在手推车上的杆头,其多余的涂料便会像灯笼那样垂落。

作业后看到“灯笼”的工匠们沮丧地垂下头。

因为这正是需要进行繁琐的修整作业的信号。

Pagetop

传承至现代的柿木技术。

写真5

如此,涂饰是需要劳神的细致工作。

柿木杆头的颜色随着价格越高越趋于浅茶色,这是由于颜色越淡,越是需要高超的涂饰技术。

透明底涂,中涂完成后,转到只有熟练工匠才能完成的“杆颈刷”作业上。
当时的柿木杆头和杆身的连接部分,是用线捆扎成螺旋状。
为了让连接该杆身,杆头的线条,在缠卷线时笔直到可以反光,对杆颈进行雕削的工作。

杆身用老虎钳夹住,使用切细的砂纸,一边转动杆头一边对杆颈进行雕削。
一般往前后拉的话,原本想雕削的部分向后偏移的情况较多。
所以,将砂纸拧起来,一边调整接触的部分,一边慎重地进行雕削。
工匠的个性得以体现,因此只要用以前的柿木摆出击球姿势,就能明白是谁对杆颈做了雕削。

然后,就是被称为熟练工匠之圣地的最后一到工序。

使用细密的砂纸,如同抚摸婴儿肌肤般进行削磨,进行被称为“一次涂”的透明涂料的最终涂装。
在此让涂料滴下的话就无可挽回了。
就像“可以在表面映出自己的脸”那样,追求没有一丝模糊的光泽。

土门等在1980年代后半的全盛期,统括的由140人组成的团队,做到了每天完成2,000支的涂饰工序。

从80年代至90年代前期,柿木一直势如破竹。
1985年,钛硼杆身装备的球杆大受欢迎。
1991年发售了以短杆颈实现低重心的LB280,次年发售了大型杆头的大号LB300。
1995年,发售的是将浸泡过树脂的杆头内部挖空,加大体积的同时实现低重心的超大型LB。

高超的技术与本间迷的众多,在其他公司转做金属之后,本间高尔夫依旧坚持柿木。

然而无法抗拒岁月流逝,工厂渐渐将柿木部门的作业人员调配到了其他生产线。
超大LB成为最后的球杆,90年代后期,本间高尔夫除了一部分之外退出了柿木。

“本间高尔夫在自己公司里什么都可以做真好”

写真6

某位竞争厂商厂的制造负责人说道。
土门等掌握着高尔夫球杆的全部工序,只要有材料就可以一一做出来。

杆面的描绘,现在是使用杆面形状的黏贴纸进行粘贴,其原型正是土门亲手描绘的。
用自己公司的机器对此进行记忆,做出贴纸模型。
手工作业的黏贴贴纸也是,针对各有微小差异的杆头形状要如何粘贴,土门等凭借多年来培养出的感觉进行指导。
“本间球杆的杆面很漂亮”被这么说的理由在这里。

涂料上,光泽性,深度,奢华感等各种颜色的种类,都在自己公司进行调和。

涂饰和烘烤的次数,稀释剂的调整,烘烤的温度,根据每天不同的气温和湿度进行调整。
这也是柿木时代百般磨练后的感受性的成果。

即使在从柿木演变为金属的现在,土门等在杆面设计,涂饰,量身定制上将该技术得以发挥。
不变的技术,在日新月异的高尔夫球杆制作中,愈发光彩。

“毫不妥协的制造,过去和现在都一样”

如此说道的土门的侧脸,映出了酒田工厂所有工匠的气魄。

(涂饰的故事/结束)

*所属单位,职称,登场人物等皆为当时的情况。

制作背景 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