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作背景 故事

开发MG702的故事
本间主义的转变

“东先生, 请问你们有没有计划加入日本高尔夫球用品协会呢?”

写真5

在本间高尔夫的新体制新闻发布会上,记者向本间高尔夫的社长东先生提出这个问题。

“我们会慎重考虑的。”

2006年3月, 本间高尔夫的重组架构计划开始不久。当时东社长的脑海中, 正思索着今后怎样将必需的成本与可以削减的不必要成本达到互相平衡。

本间高尔夫是唯一一间不附属于业界团体的高尔夫用品制造商。正因为它始终本着贯彻不随波逐流,具备创新概念这一宗旨, 使本间高尔夫自创业以来,一直处于业界的第一位。

事实证明本间确实是有远见的,它开创了一个令日本上班一族梦寐以求的黄金时代。但随着其它竞争者的追赶以及泡沫经济的爆破,使得原本只身走在战场先锋位置的猛虎渐渐迷失方向。东先生却不断地问自己:“可是, 这不就是形成本间主义的初衷吗 ?

说话又回到一年前。

2005年6月, ”恰逢当时在本间高尔夫的酒田工厂 , 正开始构思制作在秋季发报的BERES系列中之轴心产品—7系列之第二代,刚好又是公司高层人员位置的变动时期,所有因素都意味着改变的时候到了。

刚就任为营业部主管的松田, 经常给公司内其它同事灌输一个理念: “制造产品的第一步, 应该先要由顾客的角度出发。”结果这个理念在开发会议上广为同事认可和接受。

写真1

营业部的栗川向开发部同事提出: “打高尔夫球的人渐渐高龄化了, TWIN MARKS MG460之所以那幺受欢迎是因为它可以将球打得很远。其实顾客同样也希望铁杆可以将球打得很远。请你们做出一根可让中级水平的球手能打出更加远距离的铁杆吧。”

负责开发部铁杆开发的佐藤就马上低下头并沉思起来 : 既容易撃打又能打出远距离的超级铁杆MG701才刚刚大功告成。现在应该改良什幺地方, 才能制造出一根可让中级水平的球手能打得更加远的铁杆呢? 更加低、更加深……。

开发部主管诹访拍了正在沉思的佐藤的肩膀一下, 说:“这是一个很难得才与营业部一起想出来的新概念, 我们一起加油吧!”

会议结束之后, 佐藤对着绘画薄, 开始描绘一根能超越MG701而且可打得更远的铁杆。而诹访先生则着手写计划书。「可轻易地打出远距离之铁杆,根据营业部栗川的构思……」

此后,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栗川」的名字成为了营业部和开发部共同合作之“MG702”铁杆开发计划的代号。

Pagetop

栗川计划的开始

写真2

新铁杆的基本构思决定了, 就是“轻而易举地打出远距离”。

要打出距离, 第一步是要将杆面倾角提高。就好像网球的“volley”和“smash”的分别一样, 球杆接触球的那一面越垂直, 球飞行距离便越远。因此, 新铁杆的设计, 比起MG701的杆面倾角提高了1.5度, 再加上将杆心面距扩大, 提升了将球向前推出的力量。杆颈弯曲, 杆头的位置较杆身后的构造, 称为鹅颈(goose neck), 此构造将弧度尽量减少, 令高尔夫球完全承受挥杆时所产生的冲击力, 这个亦是新铁杆的特点。

但是,以上的改进仍然存在着不足。因为它将球打出去的时候, 角度比较低,高球着地后会在草面上不断滚动, 所以就算高球落在洞口附近,它依然会滚到别的地方去。另外, 虽然它的构造的确可以令球手打得更加远, 但在使用中铁及长铁时,需要配合更加强的腕力才可以发挥出效果, 对一些偏向打直线球的球手来说, 因撃球时杆头偏遅,引至准确地撃球的难度增加,因为这样打出右曲球的频率会增加。

如果要将新铁杆设计成具有与MG701相同的击球角度, 怎样做才能打出更加远的距离呢? 这和钟摆道理一样, 杆头的重心越低, 便越能够提高球杆的力量。新铁杆的设计超越了拥有超低重心的MG701,

佐藤说:“这是20年以来难度最大的挑战。”

在本间高尔夫,球杆的设计是先用人手画出样本, 之后再用CAD去绘画球杆的设计图, 这样便可以即埸跟进球杆的设计。这様做的优点是能把开发者的直觉具体化。佐藤在画簿上不断地挥动铅笔, 在他的脑海里, 浮现了新球杆的图画。他与诹访商议之后, 便开始制造样本。他用烧焊器在MG701上作出修改,在2006年一个寒冷的晚上, 经历了千辛万苦的佐藤, 终于制造出MG702的样本。

将MG701和MG702的杆头拿上手比较一下, 您便会明白佐藤设计的精髓。缩短了的杆颈、扩宽了的杆底、杆跟部分特殊的纹路、幼细的前后缘、業界首创的双重蚀刻板凹槽等等……单以流体力学亦不能完全解释的东西,在这支球杆里就可以找到。

Pagetop

再次由零開始

写真3

佐藤的苦心之作——MG702的樣本, 於翌日因意外而失去了。

不單是佐藤的樣本, 很多屬於酒田工厂首腦之開發部的東西, 在短短的數小時裏便化為灰燼。翌日, 工厂召開了緊急集會, 開發部主管諏訪不自覺地在工厂所有的員工面前, 流下了男兒淚, 其他員工亦不禁流下淚來。那一刻, 所有工厂的員工都發誓, 要儘快將工厂重整過來。

這時決定於1年後發售的MG702之開發工程已經刻不容緩。佐藤知道已經沒有時間去感慨了, 於是他立即開始重新製造樣本。因為連球杆的規格書也失去了, 所以佐藤只好憑記憶中的數值和設計, 把鉛鑲滿桿頭的鑄模內, 並用砂紙打磨,將杆頭的樣本再次製造出來。只花了兩天的時間, 他便把樣本製造出來了。

MG702與MG701相比,除了杆心面距擴大了,杆面傾角亦提高了1.5度。 由於它擁有更低更深的重心設計, 同樣地在製造的時候就得花上更多的工夫了。

佐藤重覆地說:“這就像是和“重量”比賽!”在決定了杆頭總重量後, 就不能改變重量, 只能改變其重心的位置。佐藤又說:“要在哪個地方削掉多少克, 重心便會向哪個方向移動多少毫米。”這個必須要擁有專門技術才能夠測量出來。另外, 在杆頸部分也要下一番功夫,將杆頸縮短3mm, 藉着改變杆身與杆頭的接觸面積,杆頸的重量便能減少數克。當時佐藤還提出了前所未有的跟部雙縫設計:經過測試各式各樣的裂縫設計後, 終於試驗出能同時兼備美觀外型及優越性能的最佳雙縫設計。

這樣的減少重量策略讓重心位置移向桿底部分。

從桿面下緣部分至重心位置的重心高度調低了, 再將杆身軸線至重心的距離延長。這樣可同時提升擊球角度及飛行距離, 並通過將杆底的寬度局部性擴大,可提高球杆的穩定性及調整其甜蜜區。但是,杆底的寬度會因擴大而令球杆與地面摩擦的面積也隨之而增大, 令球桿從地面拔起時受到障礙。所以, 佐藤他們提出了在杆底後方採用裂縫設計, 這個設計不單令摩擦的面積減少, 更令球桿易於從地面拔起。亦實現了為達到此效果而進行之重量轉移。

另外, MG702還有一項特徵, 就是凹槽部分的雙蝕刻板設計。為了調校出最佳的甜蜜點, 佐藤將凹槽的內壁厚度調整至上部為1.9mm及下部為2.3mm, 在它的分界線分別製造了上下不同的蝕刻板加工, 令設計保持美感。佐藤說: “MG701是直線的設計, 而新型號則屬流線形設計。”酒田開發部的每一位員工都擁有敏銳的觸覺,而佐藤則是當中最優秀的佼佼者。

Pagetop

锁定目标

写真4

MG702杆身的设计终于结束了, 但佐藤仍然感到不安。他想: “是否真的可以打得更远呢?”

他对重心的位置、打击感、声音和距离等等, 还是带有质疑。

特别是关于声音, 因为它的杆面比MG701大,击球的瞬间可能会发出尖锐的声音, 佐藤很担心那个声音会否太过刺耳。

于是, 他首先量度一下杆头的重心位置, 幸好出现比预期中高的数值。佐藤他们感到安心。接着便去练习埸试打, 佐藤回想起当时的情景, 说: “未真正打之前所有东西都是未知之数。”

首先, 他用以前的型号——MG701的7号杆试打了一下, 轻易地便将球打到150码以外的地方, 佐藤对自己所设计的球杆亦感到满意, 但是, 满意的背后却带来了不安。之后, 他拿起MG702的7号杆, 一边祈求着: “飞啊!” 一边把杆挥出。挥杆的瞬间, 佐藤大叫:“飞啊——”, 当时开发部其它的员工也在场, 他们一起大叫“飞啊!”此时高球已消失在160码以外的地方,而且一直以来担心问题也没有发生。那一刻, 开发部的所有辛劳都值得了, 大家欣喜若狂。

HONMA管理层决定了加入日本高尔夫球用品协会, 并参加来年的日本高尔夫球展销会。

创业以来, 为了保持独立形象而一直没有加入协会的本间高尔夫, 经过半个世纪的时间, 终于选择了另一种发展的方式。2006年初秋,管理层由酒田工厂召集了近60名技师和负责产品开发的员工到会场——这样大规模的动员参展是前所未有的。

2007年2月, 设置于展厅以深蓝色为主的本间高尔夫展示摊位里面, 挤满了参观者, 一个参观者拿起球杆, 轻轻地挥动了几次,他问阿部:“HONMA不是已经倒闭了吗?” 一脸满足的工厂主管阿部听了之后, 没有回答, 只是苦笑了一下。

在展示室的参观者, 虽然大多数都将注意力集中到发球杆的身上, 但MG702亦得到大家的重视。很多参观者都对只有本间才能制造出来的、拥有特殊构造的电镀凹槽的MG702, 表现出浓厚的兴趣。佐藤看到了这种情形, 情不自禁地产生了一份莫明的优越感, 他感觉到本间高尔夫的工艺已确切地为外人所接受了。

在酒田有一个方言叫“Saima”, 它是指寒冬的时候, 大人为了防止小孩子迷路而设置的路标。本间现在开始打算固定这个以前摇晃不定的“Saima”了。

(开发MG702的故事/结束)

*所属单位,职称,登场人物等皆为当时的情况。

制作背景 故事